欢迎访问萍乡市残疾人联合会官网网站!
萍乡市残疾人联合会官网
当前位置:首页>工作动态>【最美家书】等你回来!萍乡高中女孩写给“疫线”警察爸爸的一封控诉信

【最美家书】等你回来!萍乡高中女孩写给“疫线”警察爸爸的一封控诉信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2-15     浏览量:64次

      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以来,萍乡公安全警备战,全力投入到疫情防控各项工作中,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公安民警一直冲锋在前!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危难之时显身手!近期,一封“给我的警察爸爸的投诉信”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200213给爸爸的投诉信.mp3来自993交通广播00:0012:39(点击音频即可收听)

     【女儿给父亲的投诉信】

 

 

 

      爸爸:对不起!我真的想记下您的警号投诉您!因为您好像是一个“鸽子”父亲,我渴望您能多点时间陪伴我和妈妈,可是这一直以来却是奢求。         

      15年前我被确诊为极重度耳聋,那时您和我的妈妈都发了疯似的,不敢相信这残酷的的现实,最后还是为了我不顾一切四处借钱。借到了钱,妈妈带着我去了北京做手术,而您为了工作,选择留下坚持上班。随着我的长大,您陪伴我的时间也越来越少,陪伴我的学习时间也就更少了,而您头上的白发却变多了。我有一回记得我问过您:“爸爸,为什么您一直没有时间陪我玩?陪我学习?”您却说:“我要努力工作,我是一名警察!我要让你和别的孩子们更加幸福!”没错!我是幸福的,我生活在一个有这么有爱有温暖的家庭中,但是爸爸,在我记忆中您陪伴我的时间根本比不上别的孩子的爸爸陪伴他们孩子的时间啊,这一点我没别的孩子幸福!

      2020年初,疫情突然爆发,本来是一个热闹的春节,就这样被这不速之客给打搅了。您好像又很久没回来了,我要了解您的动态,说起来只能靠美篇新闻。从视频里的每一个动作,我知道您肯定没有休息好,对于防控疫情基层派出所的压力定然巨大。警服由浅蓝变成深蓝,汗水湿透了你的衣背,始终不妥协、不放弃、不后退!冒着风险,夜以继日的工作。而且您为了我们不被感染,您自我隔离一连几天都未回过家,我知道您是为我们安全着想,但我还是想您,想您回家今天写下这封信,是对您的控诉!但是我知道,我的爸爸非常的伟大!

      全中国的警察都很伟大,希望疫情早日过去,您能早些回家!有你,有萍安!                                                                                    

爱您的女儿

【父亲给女儿的回信】

 

 

 

 

      亲爱的女儿:

      看到你写给我的控诉信,爸爸的心情十分的沉重,心里感到既愧疚又欣慰,愧疚的是从你出生到现在爸爸陪伴你生活学习的时间确实太少,欣慰的是我从前那个撒娇的女儿已经长大了。

 

 

      回想15年前的那天,当医院确诊当时只有6个月大的你身患极重度耳聋时,爸爸犹如晴天霹雳,当医生告诉我可能是因为你高烧造成的耳聋时,爸爸犹如欠下了对你终身还不清的债务,内心无比的自责,爸爸依稀记得那时因为在派出所工作,工作繁忙的我忽略了感冒对你的影响,没有留下更多的时间在医院陪伴你就匆匆赶回派出所工作去了。2006年的时候妈妈一人抱着你去了北京做了人工耳蜗手术,爸爸却依然无法陪伴你的治疗和康复,整整两年的北京康复训练爸爸都是因为在派出所里工作而缺席你的陪伴。2008年你从北京康复回家后,怀着满心对你和妈妈愧疚的我许下承诺:在你生日那天带你和妈妈一起去逛公园然后买生日礼物,但真到了你生日那天我却因为单位临时有事最后放了你们的“鸽子”,于是2009年你提前了一个月逼我答应你生日那天带你去看电影,结果我还是放了你的“鸽子”,从此我便成了你心目中的“鸽子父亲”。

 

 

      2020年春节,因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突袭,打破了我们本该热闹的相聚,爸爸因为工作,又一次匆匆离开了我们的家投身到了繁忙紧张的工作中。说到这里,亲爱的女儿,爸爸要告诉你,爸爸不仅仅是一个父亲,爸爸还是一名人民警察,爸爸更是一个中国共产党党员,爸爸永远在心里铭记曾经在警徽前、在党旗下、在革命烈士的墓碑前宣过的誓言,爸爸和其他警察叔叔一样就是要让你还有其他的孩子们平安幸福的成长,这是爸爸作为一名人民警察和共产党员的职责和历史使命。

      现在疫情当前,爸爸和其他警察叔叔一样离开了自己想回却回不去的家,迎着疫情逆行而上,恪尽职守,奋勇担当,因为我们要还社会一个安宁,还人民一份平安,所以爸爸和其他警察叔叔一样虽然离开了自己的小家,却保护了全社会这个大家,虽然无情的疫情隔阻了我和你的爱,却融合了我们和全社会大家的爱。

      我亲爱的女儿,当你呱呱落地来到我的人生中成为我人生不可分开的一部分的时候,我真希望爸爸是你人生旅途列车上的永不下车的乘务员,会一直陪伴你的长大,爸爸是多么希望:我陪你长大,你陪我变老。然而爸爸只是一个“鸽子”爸爸,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我的女儿,你在给我的信里说我头上的白发更多了,但陪你的时间却更少了,每当我看到已是碧玉年华的你的时候,我经常扪心自问:时间去哪儿了?所以我的女儿,如果你要控诉,就控诉我头上的白发吧,你控诉它为什么爸爸还没有多陪伴你,白发却多了,我的女儿,如果你要控诉,你就控诉爸爸身上穿着的深蓝吧,你控诉它为什么爸爸一披上深蓝的警服,就变得好像不再是父亲了,我的女儿,你如果要控诉,你就控诉时间吧,你控诉亲爱的女儿:

      看到你写给我的控诉信,爸爸的心情十分的沉重,心里感到既愧疚又欣慰,愧疚的是从你出生到现在爸爸陪伴你生活学习的时间确实太少,欣慰的是我从前那个撒娇的女儿已经长大了。

      我亲爱的女儿,当你呱呱落地来到我的人生中成为我人生不可分开的一部分的时候,我真希望爸爸是你人生旅途列车上的永不下车的乘务员,会一直陪伴你的长大,爸爸是多么希望:我陪你长大,你陪我变老。然而爸爸只是一个“鸽子”爸爸,是一个不称职的爸爸。我的女儿,你在给我的信里说我头上的白发更多了,但陪你的时间却更少了,每当我看到已是碧玉年华的你的时候,我经常扪心自问:时间去哪儿了?所以我的女儿,如果你要控诉,就控诉我头上的白发吧,你控诉它为什么爸爸还没有多陪伴你,白发却多了,我的女儿,如果你要控诉,你就控诉爸爸身上穿着的深蓝吧,你控诉它为什么爸爸一披上深蓝的警服,就变得好像不再是父亲了,我的女儿,你如果要控诉,你就控诉时间吧,你控诉它,为什么爸爸还没有多陪陪你,你就长大了,而时间却不知不觉的流逝了。

 

 

      我亲爱的女儿,爸爸要认真的告诉你,你们现在就是要好好学习,学会各种本领,将来做一个像在疫情中奋战的科学家、白衣天使、解放军战士、还有警察叔叔一样的对国家和社会有用的人。你们现在就像是土壤里正在成长的花朵,爸爸还有其他的警察叔叔就是你们的“护花使者”,爸爸和其他的警察叔叔就是要保护你们健康平安的成长。

      我亲爱的女儿,有你们今天的努力和对我们的支持,爸爸和其他的警察叔叔们的内心更加强大了,因为我们深深的知道只有少年强则中国强祖国的明天才会更加富强。

一直深爱你的“鸽子”爸爸

2020年2月8日

 

      多回家陪陪我们!这是一个孩子简单的呼声,然而在徐璐瑶从小到大的生活中却是一种奢求。徐璐瑶的父亲徐承辉是芦溪县公安局上埠派出所的一位民警,从警以来扎根基层派出所,多次荣获各级先进奖项。

 

 

      芦溪县公安局上埠派出所民警  徐承辉:看了这个信以后,我心里确实有点愧疚。但是也觉得很欣慰,从孩子出生到现在,陪伴她的时间确实很少。她现在渐渐的长大了,懂事了,我作为一名基层的人民警察,我觉得我们应该尽我们的职责,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人民警察其中的一员,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但是对家庭而言,我们确实很愧疚且亏欠的太多。比如说教育孩子,陪伴孩子的成长,这一点我们确实很少。因为工作的关系确实也可能做不到,每次回到家以后都有一种莫名的心酸,看着孩子。每次看到孩子一个人在家里面,心里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看着别人和别的小孩都有家长父母的陪伴,在外面玩和学习,可我的孩子就缺少了这一点,我心里面就有点对她的愧疚。还有我的爱人,从孩子出生以后以及在北京做手术,因为我一直都没陪在身边。我们经常对家庭是亏欠的很多,最后我希望还是尽我们的职责,恪尽职守,坚守岗位!对于家庭尽量的能弥补就弥补!

 

 

      徐璐瑶的母亲  楚姿:我觉得女儿真的长大了,感觉原来小时候一直黏着爸爸带她出去玩,现在一瞬间感觉她长大了。2006年的时候因为那时候孩子半岁的高烧导致了极重度耳聋,那时候我和她爸爸就一直觉得不可思议,这么不幸的事怎么会在我们头上降临了。当时在萍乡二医院、市医院,然后跑到长沙湘雅医院、南昌妇幼保健院……长沙、杭州这些地方都跑了,最后到北京确诊了我们才相信。当时跑了这么多家医院,都感觉不可能,因为我们没有这个遗传基因。医生说在半岁的时候高烧有可能导致这种情况,那时候真的感觉天塌下来了一样。

 

 

      那时候他爸爸可能工作的原因,他自己也觉得比较愧疚,小小的感冒能够导致女儿这样,就相当于一辈子的事。那时候做个手术要20多万去佩戴人工耳蜗,当时也没钱,只能四处借。在她的信里感受可能也写出来了,别人的都是爸爸、妈妈在手术外室外面等着,他连这个事情都不能在旁边,我当时真的心里有点难过。但是也没办法,因为他的工作性质,我也有工作单位,也能理解他的处境。当时我们单位领导也特别照顾我,给我批了假,我就带着孩子在北京手术、康复、语训……别的孩子都是有爸爸妈妈同时陪过来,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我当时身体特别不舒服,还要骑自行车接送孩子。从语言康复学校到家,因为那时候条件都不好,确实康复费用也特别贵,06年的时候一个月就要几千块钱。当时在北京租房子,为了节约开支,就只有在那种城郊昌平乡下。骑自行车骑好远,那次有感冒了也有可能是吃坏东西,拉肚子导致严重的脱水。现在回首,觉得真的那段时间很艰难。咱们认为一个小时的路程,在萍乡范围内觉得特别的远,但是在北京骑自行车一个小时是比较近了!原先我心里就怨过他,现在也能理解他。他确实也特别辛苦,工作方面他又特别认真,他是很执着的一个人。这个事情没做好,他一定要把它做的非常到位!说实话我也就劝过他不要这么累,现在他还在基层派出所,派出所的事情确实繁杂。女儿也长大了,现在读高中,学习压力也比较大,我们也希望她能离我们近一些,多照顾家一些!